rositala。저대로

light life,heavy words。

文字是很珍貴的,有重量的,超過克數郵局還會叫你補郵資。 --《查無此人》

 

曾經激發我靈感啊 超想再寫一篇🌕🌟

  10

相信自己曾看到過的美麗。😛

  9

「喂,你怎麼拿到我帽子了」

「蛤?你說什麼?」

彗星從房門外小跑步到廚房去,男人正用大火燒著湯。

「那件格子衫是你還我?」

「呃⋯⋯我在我衣櫃拿的欸⋯⋯」
「我的找好久都找不到⋯⋯」
「等一下我回去看看,」
「欸欸,等一下不是要去練習室,你煮湯怎麼好帶啊?!」
「沒問題的,」 Eric比了比地上的大袋子

彗星從袋子裡挖出了幾個保鮮盒,從袋子裡還掉落了幾片楓葉和銀杏

「ㅋㅋ,」 Eric轉過頭瞄了彗星一眼,他拿起紅透了的楓葉看
「喂,下次,嗯⋯⋯明年櫻花開的時候再去騎一次單車?」
「好,隨你」
「呀!還要多久啊?我們要遲到了⋯⋯⋯⋯

========
雖然冷冷的,秋天就應該要賞楓啊🍁🍂❤️

  14

Ricsyung/中篇。【Sweets】15-Croque-en-bouche 泡芙塔 (完)

15。Croque-en-bouche 泡芙塔


行道樹上的葉子漸漸轉黃,落下的葉子隨著風在街道上慢跑,小彩英穿了新衣服,高興的站在店門口,拉著媽媽的手,指著一個有著小熊造形的小蛋糕殷切的期待著。玟雨從秋天開始正式在店裡工作了,雖然這是烔完被逼著接受的結果。

楓葉飄了下來,彗星抬頭看向天空,午後的陽光被雲擋住了一些,眼淚早就收乾了,走在馬路上撿起一片金黃色的銀杏葉,想起Gâteaux的金黃色烤布蕾,上面有一點焦糖,輕輕一敲,把微苦的糖與布蕾一同含在嘴裡,咦?原來我還記得這種甜蜜的滋味。


一顆顆洋梨從玻璃罐裡拿了出來,那是Eric做好放了好幾天的糖漬西洋梨,把...

  7

Ricsyung/中篇。【Sweets】14-Vol-au-Vent 千層酥盒

14。Vol-au-Vent 千層酥盒


今天是Gâteaux每週固定的公休,男人騎著自行車,在一旁公園的自行車道上,聽著音樂,男孩坐在後坐背靠著他,慢慢的享受著從天空灑下的陽光,和迎著風吹拂的涼爽季節,那惜那風不夠大,讓他無法忽略風裡那個人的話語。

* * *

那晚之後,首爾一連下了幾天的雨,街道的溫度降低了,就連白天也涼爽了起來,店的大門正被打開,窗戶也開著讓風吹進來,掃掃似乎帶點鬱悶的空氣。每天每天,彗星都在Eric的懷裡醒來,他喜歡比他早一步醒來,因為他可以專心的、不被發現的、靜靜的,看著這個人呆呆的睡著的神情,這個時候是他覺得最幸福的一刻。...

  3

Ricsyung/中篇。【Sweets】13-Pastis 帕斯堤斯

13。Pastis 帕斯堤斯


Gâteaux裡盡是慵懶的氛圍,烔完剛放完假,才充飽了電回來,臉上似乎還有曬傷的痕跡,笑容佈滿在他的臉上,一邊煮著咖啡一邊哼著歌;忠栽的一口大白牙,因為總是裂嘴大笑,簡直亮的讓自己不忍直視,一邊掃著地也一邊哼著歌;店裡的爵士樂改了,今天放的是Bossa Nova,手裡拿著CD翻轉著,‘sunrise,sunrise,looks like morning in your eyes’,彗星好像能看見輕柔的音符圍繞在一個個杯子蛋糕旁,跳躍著,而彗星的心跟著飛揚著。

那夜之後的清晨,彗星是在Eric的床上醒來的,床單上那種乾爽曬過太陽的味道他現在還記得...

  3

Ricsyung/中篇。【Sweets】12-Charlotte Pomme 蘋果夏洛特

12 。Charlotte Pomme 蘋果夏洛特


栗色的短髮沾上雨水,背上一個翠綠色的背包,踩過地上的水灘,在下著綿綿細雨的街道上跑著。

天氣好像漸漸的不再這麼熱了,嚴嚴夏日過去了,卻換來了一絲涼風,秋老虎的威力似乎還在肆虐著,轉眼間又換來一片烏雲,走在紅磚上看著自己影子變淡的彗星,一抬起頭,不再盛氣淩人的太陽,取而代之的是灰沉沉的天空。還沒到Gâteaux的門口,天空就滴下幾滴大顆的水珠,眼看著再過幾個巷口就到了,一顆顆雨滴卻漸漸大了起來,把外套的拉鍊拉到最上面,戴上外套的帽子,大步邁出幾步,快步走著,又小步跑著。

‘碰’的一聲,把身上的包包一甩就丟在地上,一屁股坐下...

  4

Ricsyung/短篇。Support (真身)

昨晚半夜睡不著的產物(於是我現在很ZZZZ),有點久沒寫了有點生疏,希望大家看的開心。

===================

2016/06/14 광림아트센터 BBCH홀


"碰"的一聲關上車門,彗星走到電梯門外,摸摸口袋原本想拿出一根菸,看玟雨皺著眉頭看著自己搖搖頭的樣子,又把它給放了回去。


「不走?」 彗星又接過小經紀人遞過來的口罩,擰擰鼻子。

「等一下。」 玟雨拉住彗星差點要進門的腳步 「時間還沒到呢」


打了個哈欠,昨晚熬夜看球的黑眼圈好像長了出來,摸摸臉好像有些水腫,唉西,不過是喝了幾瓶啤酒怎麼搞的,彗星對著反射的玻璃門張大眼東瞧西瞧著...

  15

Ricsyung/中篇。【Sweets。甜點】11 - 水果奶油籃子

11。Corbeilleà la Crème Plombière 水果奶油籃子


坐在Gâteaux小小的店裡,鐵門半開,托著下巴,愣愣的看著窗外,外面下起了小雨,啪噠啪噠的雨滴下在棚子上,天色越來越暗,落在天空的雷聲轟轟作響,拍打窗戶的雨聲也漸漸的重了起來。

店裡正放著用大提琴拉著像是爵士又合著古典味道的音樂,節奏感強烈,大提琴好像隱約有點哀傷的樣子,聽著聽著,好奇心一來,拿起放在音響旁的CD殼一看,‘Astor Piazzolla’、‘Libertango’,怎麼就覺得這天氣就像是跟音樂說好的一樣,配合的天衣無縫。

彗星呆愣呆愣...

  7

Ricsyung/中篇。【Sweets。甜點】10 - Gâteau Manqué 曼克蛋糕

10。GâteauManqué 曼克蛋糕


【莎士比亞說,我承認天底下再沒有比愛情的責罰更痛苦的,也沒有比服侍它更快樂的事了。】


嘴裡咬著一顆可樂口味的棒棒糖,剛撕開的包裝紙還在自己手上,彗星看著掛在大樓上,大大的廣告看版上的字句,那是個舞臺劇公演的廣告,背景是空無一人的舞臺上,木質地板的階梯上有個可愛的小熊玩偶,手上有一朵沒有除刺的玫瑰花,身上遍體鱗傷卻仍笑著。

摸摸自己的嘴唇,好像昨天Eric柔軟的觸感還在一樣,明明是自己生硬的把自己賣了,卻無法不對自己生氣,我喜歡他他應該要偷笑才對吧,但這不安的心又是怎樣。從昨天自己鼓起勇氣認真...

  6

Ricsyung/中篇。【Sweets。甜點】9 - 可麗露 v.s 雪花蛋奶

9。Canelé v.s Oeufs á la neige    可麗露 v.s 雪花蛋奶


「唉一古!你們生意怎麼可以這麼做啊!」 「果然年紀小就是不可靠啊,我家孩子是不能吃核桃的,怎麼可以賣這種東西給他呢?!」

「……」

「我們可憐的孩子啊,你看他身上這疹子起的,這什麼啊,都抓破皮了!」 「如果吃了發燒了,你們這樣會搞出人命的?!!」

一旁的胖男孩,拉拉他媽媽的衣角,她正指高氣昂酸溜溜的損著忠栽和烔完,頭還抬的高高的,張大了雙眼,另一隻手還試圖抓住被拉起來的衣服,脖子和肚子還留著紅疹的痕跡。


「那個......

  5

Ricsyung/中篇。【Sweets。甜點】8 - Mille-Feuille 千層派

8。Mille-Feuille 千層派


右手食指抵著左手食指,然後右手中指又抵著左手的,右手大姆指也抵上左手的,玩著自己的十根手指頭,彗星坐在床上,背靠著牆,手邊的漫畫被放下想著些什麼;像是摸到了手指上剛長出新皮的地方,還嫩嫩的觸感,大姆指指腹摸上了食指關節上前幾天燙傷的地方,已經不痛了,但Eric替自己擦上藥時,涼涼的觸感似乎還在,想著想著,笑了,臉上還透著害羞的紅暈。

手機的鬧鈴又響起了,才回過神來站起身,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新長出的黑髮接著被太陽曬得已變色的黃髮,那布丁似的樣子!有點懊惱著以前小流氓樣的自己,不行啊,自己這副模樣,他怎麼會喜歡!


彗星這天對著電...

  4

Ricsyung/中篇。【Sweets。甜點】7 - Crème brûlée法式焦糖烤布蕾

7。Crème brûlée法式焦糖烤布蕾


「喂!你發什麼呆啊!」 一動也不動的彗星,正坐在櫃檯前的高腳椅上發著呆,被剛走進來的玟雨一手撥掉,原本撐著下巴的手喀了一下,才愣是醒過來。

轉頭過去正要爆粗口時,看著Dora捂嘴的笑臉時,才把話給收了回去,嘴角僵硬小聲的罵著,找死啊!?

「在想什麼?是在想哪個女孩子?還是在想Eric?」怎樣也停不下捉弄彗星的玟雨,若有所指又像是無意的笑了笑。

哪知一聽到‘Eric’這個名字,彗星的臉馬上就紅了起來,吱吱唔唔的說不出話來,他的心思回到了前一天。

* * *

Gâteaux...

  4

Ricsyung/中篇。【Sweets。甜點】6 - Gateau au Chocolat Clas

6。Gateau au Chocolat Classique 傳統法式巧克力蛋糕

才剛忙完,還滿頭大汗的彗星,正坐在櫃枱前的高腳椅上,左手拿著自己昨天做的手工餅乾,右手拿著自已剛泡好的冰咖啡,嘴裡還塞了一個剛從Eric手裡拿過來的榛果巧克力,滿足的蹺著腳,放好杯子後,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自己的成品,那是一種很強烈的滿足感,從內心溢出來的。

烔完一走近,就發現彗星嘟著嘴不知道在吃什麼,卻得一邊忍住不發出笑聲,一邊又細細品嘗消化口中的甜膩的幸福表情。他食物還沒咽下,看到烔完走了進來,就開心的裂著嘴,比了比讓烔完走近,得意的展示自己的成果。


「呀!你牙齒上都黑了!」烔完笑了下,比...

  4

Ricsyung/中篇。【Sweets。甜點】5 - Soufflé 舒芙蕾起司蛋糕

5。Soufflé 舒芙蕾起司蛋糕

一個穿著藍色校服的男生,雙手貼在Gâteaux的玻璃窗上,看著裡頭的蛋塔發著呆,那是三天前的事了。這天他早已待在屋裡,看著自己手上的成果得意自豪,那是彗星今天踏進店裡第一個映入眼簾的景像。


彗星因為腳傷的關係,被Eric限制了五天不準來店裡,在家百般無聊的他,倒是一時興起上網搜索了這間店和這個人的名字,好幾篇食記的出現,好多還沒見識過的甜點,讓他對著電腦螢幕流著口水,想著那個人…不!是猜測著那個人手裡製造出來的東西會有多美味。他最後,直直的看著一篇食記中的優格芝麻麵包特別好奇,所有食物中他對芝麻特別沒有抵抗力,而...

  5 3

Ricsyung/短篇。樓上,樓下。(真身)

雖然遲了,還是祝力力生日快樂~

===========

“刮~" 文晸赫的椅子嗑著地板移動一下,又“喀"著擺正了姿勢。


在鍵盤上敲敲打打不時移動著游標點擊,按下最後結束的按鍵,看著畫面跑向下一個關卡的賀采,喝下一口剛才倒的溫水。揉揉些微痠澀的眼睛,食指和大姆指互相戳揉一下隱隱覺得有點不耐煩,螢幕上閃皪的時間卻提醒他別鬧抽了菸更不好睡,於是他看向桌子旁的小說和漫畫,思考著今晚要選擇哪個跟自己過夜。

經過幾秒鐘的交戰文晸赫拿了前幾天看到一半的小說,“喀"著起身把跟著手機一起躺到床上去。摸起被自己壓在屁股下的手機,點開畫面kaotalk上的紅色數字,消音的群組下是弼教傳來的訊...

  27

Ricsyung/短篇。My Master VI

嗯,很隨性的我更文了,Merry Christmas~

================


『其實,好像同居狀態真的蠻不錯的嘛』

「什麼同居啊?」


彗星突然聽到有人接了他的話,嚇得一屁股就坐在地上了。


熱鬧的商業區中的一棟高樓中,靠近陽台的吸菸室是彗星最常去的地方,其實有時候也不是想要叼根菸,只是不知怎麼的習慣,在那裡比較自在,似乎混雜著大家不同口味的尼古丁才不會顯得自己與眾不同。


還是像往常一樣擠滿了各式各樣各部門甚至還有各種品牌煙味的人們,椅子被霸占了,不想坐在不熟的人旁邊,在靠近陽台的地方找個角落站累了就蹲著,才結束掉一個尷尬...

  13

Ricsyung/短篇。安全之吻 (假身)

原來想寫些什麼但寫不出來,結果昨晚突然見到有趣的事物,想像發生在RS的情景,有點瑣碎,希望大家看的開心。

=====本文分隔線=====

「全是金泰勛那個王八蛋害的」

彗星坐在辦公桌前看著手機裡的聊天界面默默咒罵著。


原本應該要有的一則問候早中晚安的簡訊,簡直跟報時沒有兩樣的每天照三餐發,彗星覺得奇怪的是這人怎麼那麼閒還是他是在電台做報時工作,後來經不起好奇問了那個王八蛋才知道,原來他竟然是個三餐不定時晚睡晚起的廚師,混蛋回問:「怎麼?對他感興趣了?我可是他死黨任何問題問我OK的」還贈送一個鼓勵的拍拍,最後他回敬那個王八蛋一個迴旋踢。


要不是兩個禮拜前...

  23

Ricsyung/短篇。The Secretary V.S. The CEO X (end)


10 

我大力的推開他,用著僅存的一絲理智。 

「你是認真的嗎?」 

「那,那個女生呢?」 

「所以,你又在耍我羅?」 

「放手!我說放。開。我!」 

我踹開他,從床上坐了起來,如果維持同樣的姿勢,我怕我嘴硬不起來 

「你是不是覺得我特別好騙?」 

「你是不是覺得我笨的可以?」 

「你是不是以為你這樣我就會開心的抱著你,說Eri啊,那我們在一起吧」

 「你是不是看我對你表白就覺得特別有意思?」

 我知道我冷淡又含怒的語氣嚇到他了,見他傻愣的還躺在床上。心裡的怒氣終...

  17

Ricsyung/短篇。The Secretary V.S. The CEO IX


9 

「呃…啊!我在哪裡?」按著額頭,頭痛欲裂的起身 

「嗯?我昨晚不是跟Andy他們在一起喝酒嗎?!」 

「這,這裡不是Ric的家嗎?」突然感覺到一隻手環抱著我的腰 「

呀!我怎麼會在這裡!」發現了那隻手的主人就躺在自己的身旁,天啊!我昨天到底做了什麼說了什麼? 


看著Eric熟睡的臉似乎沒有清醒的跡相,昨天受到的委曲又一湧而上。 

「彗星啊,我愛你。」Eric咕噥了一聲,就像小貓打呼的聲音。 

Eric,你剛說什麼? 


側躺回剛才起身的位置,我用手摸你的頭髮,你的眼,你的鼻,你的嘴,大姆指停在了...

  9

Ricsyung/短篇。The Secretary V.S. The CEO VIII


8 

毫無預警的,他突然發了群內的Kakao Talk給我們幾個,說叫上了一起吃晚飯,沒有問清楚原因,我就風風火火的和一起在公司討論的Andy、玟雨趕到了鴨鷗庭。

在那間咖啡店,那個坐位上的是兩個男人和一位可愛女生,有人可以告訴我這是什麼狀況嗎? 


「你有朋友嗎?我可是有5個從小就在一起很好的朋友,我們一起開了一間叫神話的公司。」他牽著身旁那個可愛的女生,對著他座位對面的男生玩著幼稚的比較遊戲。 

呀,文晸赫,原來我在你心裡還只是個朋友啊。 


「寶拉,他們是我最好的朋友」 送走那個男生後,他走了過來,把手放在我腰上,輕輕的在我耳邊說:...

  8

Ricsyung/短篇。The Secretary V.S. The CEO VII


7 

「ㅋㅋㅋㅋㅋ,不是有個長頭髮高個兒的漂亮女生一直跟Eri哥要電話嗎,我看見彗星哥在她要追去想尿遁的Eri哥時絆了她一腳,讓她裙底和臉都丟光了;還有還有,那個嘴唇跟香腸一樣厚的女生,哥你是故意的吧,在經過她身邊時故意撞了一下她身邊的女生,讓她們手上的酒都潑在身上了;啊!還有那個故意跌到Eri哥身上的…」 

STOP!! Jin!!不要再說了!」如果地上有個洞,我真希望把我整個人都埋進去。 

「你那天不是醉了嗎?」我一臉挫敗的看著Andy和小Jin。 

「哥啊,你忘了我可是一次能喝掉13瓶燒酒的,幾杯啤酒怎麼可能讓我躺下?!那只能拿來給我漱口...

  7

Ricsyung/短篇。The Secretary V.S. The CEO VI


6 

會議一結束,見Eric拉著玟雨興奮的討論接下來的細節,看了看表,早已過了午飯時間,我哪經得起餓啊!抓著Jin和Andy的手不理會他的叫喚,就往樓下走去。 


「彗星哥,剛Eri哥叫我們,不,正確的來說是叫你,你是故意的吧。」 Jin對埋著頭看菜單的我問道。

「我挨不了餓」 招呼著店員點單,我點了點頭,一臉的不在意。飯菜一會兒送了上來了,就順道包份給Eric吧,我心想 

「哥,你們這齣戲打算演多久啊?」 飯有一半還含在嘴裡,我盯著Andy想不通他這句話的意思 

「就是啊哥,十幾年了,還不下檔啊!」 嘴還張著...

  11

Ricsyung/短篇。The Secretary V.S. The CEO V


5 

「哥,早啊!」Jin跑向了我 

Jin從兼職的Model工作中,被我和Eric拉來公司負責對外的公關活動 

「Eri哥要到了嗎?我在等他的簽名耶!」Andy看了看我身後 

Andy從公司成立後,就負責公司企劃的執行 

「呵」對上了玟雨一臉不懷好意的笑容 

玟雨從跟Eric認識之後,就沒分彼此,現在是創意總監 

「嗯?Eric還沒到嗎」烔完交待完事情從外面走了進來 烔完也被Eric拉來當公司的文案和攝影 

「應該就要到了」 摸了摸Jin湊過來的頭,跟玟雨擁抱了下,就听到某人大...

  8

Ricsyung/短篇。The Secretary V.S. The CEO IV


 ”叮” 

電梯門一開,就見烔完迎面走來 

「早,早餐還沒吃嗎?」烔完看了看我手裡的咖啡和三明治 

「嗯?,大家都到了嗎?」 

「除了你和Eric之外,是」烔完笑嘻嘻的就下樓了,說是忘了交待助理處理手上的急件,那是要送給客戶教閱的文案 


看著烔完緊張匆忙跑下樓的樣子,讓我不禁白了他一眼,明明就是性格如此細膩的人,卻又矛盾的如此毛燥,這點倒是跟文晸赫完全相反呢,想不通那個外星人的大腦構造裡的怎樣的結構,那樣的頑皮卻又是如此的穩重。 


我幾乎忘記了那年烔完得失語症的樣子。如此安靜的,而我和Eric共同陪他度過他...

  9

Ricsyung/短篇。The Secretary V.S. The CEO III


3 

我們將Shinhwa Company的辦公室設置在明洞的商業區,離我們小區約15-20分鐘的車程,不知不覺,車子就來進到公司的地下停車場了,走上一樓經過Starbucks,櫃枱看到了便我向我招了招手,接著就著手為我準備一杯淡的ice Americano,手沒停下的,又是另一杯Eric的重烘焙ice Latte,眉頭皺了一下,就拿起手機按了0接通上電話裡的另一個人。 


「呀!Eric!你不是約九點嗎?怎麼現在都九點半了還沒看到你半根毛出現!昨天你在我家硬蹭到一點我還沒找你算帳,竟然還比我晚到!你是故意的吧!你等一下給我直接上樓來!MO?你還沒吃早餐?我不管,你敢不在...

  10

Ricsyung/短篇。The Secretary V.S. The CEO II


「喂,玟雨呀,什麼事?」突然的電話打斷了我的思緒 

「好了,就快到了,等等,有插播我看一下…是Eric啊,算了,無視!!」 

「你掛掉他的電話啊,哈哈哈!你們怎麼不一起過來?」 

「呀呀!他是他我是我!等等等等,又有電話來…又是Eric,無視!!」 

「mo? !又是Eric?所以嘛,都住同一區,怎麼一起上班不就好了……」 

「你打來就為了這事嗎?不想跟你說了,掛了!還得回電給Eric,不然他要生氣了」 

「我不記得你是會擔心你上司生氣的人啊,餵~餵~?嘟。嘟。嘟……」 
掛了玟雨的電話回撥過去,沒想到這...

  8

最近都沒開大機😅最近有空會把總裁先放完👬👬👬👬👬

  4

Ricsyung/中篇。【過敏症】 (番外)

「喂,我三天後要去LA」 晚上申彗星把文晸赫趕出家門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就關上門,'碰'的一聲沒給文晸赫一點發問的時間。


"呼~~"的深吸一口氣又吐出來,彗星搔搔頭,不懂自己之前那幾天在做什麼心裡建設的,反正不就是一句話。其實要出門去美國是半年前就定好的事,他也沒必要告訴文晸赫或隱瞞什麼的,反正不就是個學術報告?


"叮咚"一聲,門鈴讓嘴裡還在叨唸著的彗星嚇一大跳,「幹嘛?!」打開門卻面對一臉驚愕的外送員,原來剛才文晸赫是要告訴他,他訂了炸雞不能等他吃完再走嗎‧‧‧‧‧ 掛掉文晸赫的電話,他一臉不爽的在半夜把一大桶炸雞配上啤酒給吃完,惹得隔天整個人水腫到連小護...

  22

Ricsyung/短篇。The Secretary V.S. The CEO I

1 


三月的首爾,風裡仍透著寒氣,開著我的愛馬出了大樓的停車場後,我奔 馳在早晨裡欲冷還休的空氣中,欣賞著熙攘街道旁的人們。 


三月的LA,在白天應該也還是炎熱的吧,陽光從車窗灑到搭在方向盤的手上,微暖的熟悉感讓我突然想起了十四年前我與文晸赫第一次的見面;17歲被父母送到LA留學,那年認識了同校也是韓國人的Tony,那天Tony拉著Andy一同遊說我去參加他的生日Party,面對Andy天使般的笑容和要求,明知我是拒絕不了的,我是多不喜歡在一群陌生人中間Social的人啊,Tony找了張王牌來要求我,我瞪著Tony心理想道。 


我喜歡Andy這...

  10

© rositala。저대로 | Powered by LOFTER